欢迎访问新乡市档案馆网站!

手机版

微信

专题专栏

自卫反击,粉碎国民党的军事进攻

更新时间:2021/12/31

(三)夺取胜利迎解放

    抗日战争胜利后,广大人民渴望和平、民主,建设一个新的中国。但国民党统治集团坚持独裁和内战方针,进攻解放区,悍然发动内战。在党的领导下,中国人民再次踏上人民解放事业的新征程。在解放战争期间,新乡地方党组织和地方武装配合人民解放军,粉碎国民党向解放区的军事进攻。解放区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运动使翻身的广大农民扬眉吐气,建立的各级人民民主政权让民主共和观念深入人心,极大地调动了人民群众的革命、生产积极性,踊跃参军、参战、支前,支援解放新乡的一系列战役、战斗。1949年5月5日,新乡全境解放,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古老的牧野大地开启了新纪元。

 2、自卫反击,粉碎国民党的军事进攻

国民党蒋介石集团和平谈判,积极为发动内战做准备。鉴于新乡的战略地位,国民党当局加紧在新乡部署内战。4月28日,国民党副总参谋长白崇禧飞抵新乡,同国民党驻军高级指挥官策划大规模内战。5月2日,蒋介石飞抵新乡,召集营以上军官训话,要求加紧“进剿”共产党。于是大批国民党军队及军火调集于新乡一带,内战阴云愈来愈浓。

《新华日报》《解放日报》1946年5月报道:白崇禧、蒋介石相继飞抵新乡,召见国民党驻军军官国民党军队进行攻击训练,加紧了在新乡一带进攻解放区的部署内战阴云愈来愈浓。

《人民日报》1946年5月报道国民党策动全面内战,亟图对解放区大进攻的消息;图为1946年11月,周恩来在南京梅园新村举行中外记者招待会,以大量事实痛斥蒋介石发动内战,全面进攻解放区的罪行。

1946年7月20日,中共中央发出《以自卫战争粉碎蒋介石的进攻》的指示;图为解放区我军举行动员大会,表示要坚决粉碎蒋介石的全面进攻。

1946年6月26日,国民党彻底撕毁停战协定,大举进攻中原解放区,全面内战爆发。内战爆发后,敌强我弱,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武装处于战略防御,战争主要在解放区进行。1946年7月20日,中共中央发出《以自卫战争粉碎蒋介石的进攻》的指示,号召“全党同志和全解放区军民,必须团结一致,彻底粉碎蒋介石的进攻,建立独立、和平、民主的新中国

内战爆发前夕,国民党在豫北调动约10万兵力,准备进攻解放区。辉县是国民党军事进攻的重点地区。中共太行区委为加强和统一辉县自卫战争的领导,6月30日,正式决定将抗日战争时期所建立的辉北、辉嘉、新辉县(1945年12月以前称新乡县)合并为辉县,结束辉县一分为三的历史。

为策应中原解放军突围,晋冀鲁豫军区于8月10日至22日发起陇海路破袭战,歼敌1.6万人,打乱了国民党南线作战部署,减轻了中原解放军的压力。在这次破袭战中,活动在卫南、封丘的卫封大队,积极配合主力部队作战,破袭汴新铁路,在封丘大村歼敌一个加强连,受到冀鲁豫第四军分区表扬。长垣县委成立兵站,组织群众大力支援前线。太行军区部队于8月20日至22日发起辉县战役,军区司令员秦基伟指挥部队击溃向辉县北部进犯的国民党整编三十八师,并进逼辉县城郊,扫清城围据点25处,毙伤俘敌1200人。

陇海路战役示意图(局部)

国民党军队在新乡、辉县、获嘉一带分布示意图(1946.7);《新华日报》(太岳版)1946年9月1日报道:在辉县战役中,太行军区部队连续拔除县城周围据点,进占城关,国民党军队两个连的官兵举行起义。

《人民日报》1946年10月12日发表太行军区司令员秦基伟关于太行自卫战概况的谈话,讲述辉县战役、孟县战役等战役中取得的辉煌战果。

《新华日报》(太岳版)、《冀中导报》1946年9月分别报道:蒋介石为挽救陇海残局,调派军队进攻冀鲁豫解放区,各部队已分别进至封丘、长垣等地;蒋介石于14日新乡部署督战,抽调兵力至封丘、延津、长垣等地。我军在豫北平汉路新乡至安阳一线地区展开攻势,痛歼国民党军队。

10月,太行军区主力部队破袭平汉铁路汲县至安阳段,攻克沿线10余个据点,摧毁碉堡40余座,炸毁桥梁5座,打击和阻滞国民党军北犯。晋冀鲁豫军区于11月18日至22日发起滑县战役,歼敌1.2万余人,威逼开封、新乡守敌。这次战役,长垣县大队配合主力部队参加了战斗,中共长垣县委、县政府组织700名民工奔赴前线。11月22日,国民党整编八十五师一部,纠合汲县、淇县保安团,窜扰汲淇北部解放区。中共汲淇地方武装连日阻击,将敌击退。

1946年9月初,晋冀鲁豫中央局要求退往根据地的各地方武装,迅速挺进敌后开展游击战争。根据中央局指示,冀鲁豫区党委和四地委对开展敌后游击战争都作出具体部署。

冀鲁豫区党委于1946年11月5日下发《关于迅速开展游击战争及坚持工作的意见》;内战发动不久,太行区党委、军区发出《关于开展边地与顽后游击战争争取自卫战争胜利的指示》;1947年1月22日,晋冀鲁豫中央局发出《中央局关于群众游击战争的指示》。

解放区民兵为保卫家园,进行自卫战争,加强军事训练。

《人民日报》1946年5月27日报道:太行、冀鲁豫解放区开展保卫麦收运动,冀鲁豫武委会号召民兵保卫麦收,太行边沿区健全联防;《解放日报》1947年1月1日报道:辉县发动民兵坚持分散杀敌的游击战争,获得成效,受到太行区通令表扬;《人民日报》1947年6月20日报道:长垣民兵在保卫麦收中,创造了五人击退敌人三百人的光辉战例。

中共封丘党政机构于1946年4月并入卫南县,北撤沙区。1947年3月封丘县党政机构重建,4月返回封丘,发动群众,开展武装游击活动。撤往范县沙区的中共延津县委和武装返回本县后,配合冀鲁豫四分区十四、十五团寻机歼敌,扰乱敌人后方。十四团是由1944年10月伪延津县贾子和民团起义后改编的,是活动于延津境内的一支重要武装力量。1946年11月28日,十四团在延津北部英勇抗击国民党延津县保安团,敌遗尸50余具溃逃。1947年3月15日,十四团在十五团的配合下,在延津城以北的岳王庄设伏,活捉国民党整编四十七师一二七旅少将副旅长高强斌。这次伏击战速战速决,干净利索,受到晋冀鲁豫军区刘伯承司令员的表扬。

延津县国共双方态势图(国民党河南省第四区专员兼保安司令公署制 1946年)(局部);贾子和在给国民党延津县县长函中要求:不得向中共进攻,坚决执行停战命令,归还中共收复的延津县城。

《解放日报》1947年3月25日报道:我军在延津北伏击国民党军,俘获敌少将副旅长高强斌。

国民党河南省第四区专员公署关于王三祝部在延津夹堤被中共部队围攻,突围转移等情况的报告。(1947年5月3日);国民党河南省第四区专员公署关于合河镇屡遭中共攻陷,饬新乡县速派乡保自卫队严守的命令。(1947年5月17日)

解放区腹地的人民武装经常到边沿区或深入敌后,开展游击战争。1947年4月29日,冀鲁豫四军分区新四路(由国民党第四路军起义后改编)奔袭驻在延津夹堤的国民党滑(县)延(津)封(丘)三县联防指挥部(指挥长王三祝),激战5小时,毙敌100余人,俘敌20人。

22岁时的武工队队长郭兴

1946年12月21日《太行二届群英会刊(第19期)》发布群英会评选结果:郭兴模范武工队位列“英雄榜”。

1946年12月31日,《人民日报》发表长篇通讯《蒋军侵占区中人民的旗帜——记太行群英会郭兴模范武工队》;1947年1月13日,《人民日报》报道中共太行三地委号召边沿各县在敌后游击战争中大力开展郭兴运动。

图为1946年12月17日,辉县出席太行二届群英大会全体英雄合影。(前排右一为郭兴)

新乡西部、北部各县的民兵、武工队利用太行山的有利地形,频繁深入边地和敌后袭扰敌人。特别是辉县各区村实行民兵联防,到处活跃着民兵、武工队。辉县城关区区长郭兴率领的武工队机智勇敢、神出鬼没,锄奸霸、抓特务、袭敌军、扰敌巢,令敌闻风丧胆。1946年12月在山西长治召开的太行区第二届群英会上,郭兴所领导的辉县城关区武工队被授予“模范武工队”光荣称号。1947年元旦,晋冀鲁豫军区发布通令嘉奖。中共太行三地委号召边沿各县在敌后游击战争中大力开展郭兴运动,发扬他的经验,创造更多“能文能武,智勇双全”的英雄。新华社记者朱穆之随武工队采访,写出长篇通讯《蒋军侵占区中人民的旗帜——记太行群英会郭兴模范武工队》。

1947年3月新乡县民主政府在辉县坡根村重建,4月中共新乡县委在辉县郗庄重建。县委、县政府以辉县作依托,组织武装力量渐次向敌后发展。4月4日,县武工队配合太行军区五十一团,奔袭新乡县合河镇敌据点,俘敌141人。5月4日再打合河镇,俘敌300余人。武工队进至新乡城郊黄岗一带。

豫北反攻作战示意图;《人民日报》1947年4月报道:解放军在豫北大量歼敌,收复阳武、原武、延津、封丘、濮阳五座县城,控制新乡以北铁路百余里。

在豫北反动作战中,为阻滞敌快速纵队,参战群众拆毁了铁路;左下图为豫北民兵组成的担架队和解放军一起开往前线

1947年3月国民党对解放区开始改为重点进攻,在晋冀鲁豫、晋察冀、东北等战场上转取守势。晋冀鲁豫中央局和军区根据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指示,集中野战军一、二、三、六纵队和太行、冀鲁豫、冀南三个军区的地方部队共10万兵力,编为四个集团,同时调集解放区10万民兵、20万民工,于1947年3月23日至5月25日发动豫北反攻作战,策应陕北、山东解放军粉碎国民党军队的重点进攻。3月23日至28日,首先攻击国民党军王仲廉部队,攻克封丘、延津、原武、阳武、濮阳五座县城及小冀、亢村、牛屯等据点,威逼新乡、汲县守敌。4月1日夜,解放军攻打汲县城,因安插在守军中的地下党员未能执行起义计划,又值卫河涨水、援敌开来,解放军部队于第二天停止攻城,撤出战斗。

图为经解放军攻打后,汲县城弹痕累累的城垣及南门;被解放军击毁的敌第二快速纵队的坦克;右下图为解放军部队进入淇县城

《人民日报》1947年5月报道了解放军收复汤阴,歼敌九千,生俘孙殿英等战果;豫北战役震惊敌胆,新乡守敌恐慌异常,加强进出城盘查、防守。

在汤阴战斗中被俘的孙殿英及其部属在押解途中;攻克汤阴后,战士们在城墙上欢呼胜利。

4月3日,解放军攻入淇县城,接着进逼安阳,围攻汤阴。汤阴守敌暂编第三纵队司令孙殿英慌忙向新乡王仲廉告急。10日,王仲廉率六个旅的兵力增援汤阴,行至宜沟,被解放军击退。13日,王仲廉率整编六十六师、四十师所部和第二快速纵队,共计四个半旅,沿平汉路东侧第二次北援汤阴,第二快速纵队为先导。并以整编三十二师为第二梯队,在右翼运动。4月17日至18日,解放军围歼第二快速纵队,生擒纵队司令李守正。5月2日攻克汤阴,俘获国民党暂编第三纵队司令孙殿英。接着进军安阳,连克外围据点。由于部队长时间连续作战,急需休整,5月25日结束豫北反攻作战。

历时两个多月的豫北反攻作战,共歼敌4.5万人,解放豫北大片地区,迫敌退缩于新乡、汲县、安阳等少数孤立据点,牵制国民党大量兵力,有力地配合了陕北、山东两战场人民解放军的作战。

1946年5月4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土地问题的指示》(即《五四指示》),决定将抗日战争以来实行的减租减息政策,改变为实现“耕者有其田”的政策。1946年6月10日,晋冀鲁豫中央局召开土地工作会议,贯彻《五四指示》,决定在全区立即开展土地改革运动。

《中共中央关于土地问题的指示》(1946年5月4日);《太行区党委执行中央关于土地问题指示的指示》(1946年6月6日);《太行区党委贯彻群众翻身运动实现耕者有其田的指示》(1946年12月10日)

《人民日报》1947年5月30日报道:长垣边地政府坚决为群众撑腰,领导群众进行反“倒算”复仇运动,加紧分田;图为解放区农民行动起来,为实现“耕者有其田”而斗争。

新乡各解放区根据解放早晚不同,分为抗战胜利前解放的老解放区和抗战胜利后至1947年春豫北反攻作战前解放的半老解放区,大都集中在汲淇县、辉北县和长垣县;1947年春豫北反攻作战后解放的新解放区,多属于冀鲁豫区,局势不稳,处于游击和半游击状态。

老区、半老区一般都进行了反奸清算、减租减息运动,在开展土改运动时,从培训骨干或确定试点村,发动群众入手,相对较顺利。但各地开展并不平衡,时间、进度不一。

1946年9月20日,晋冀鲁豫中央局发出《为贯彻<五四指示>彻底实现耕者有其田的指示》。解放区按照要求在没收平分地主土地财产的基础上,又开展了“翻身大检查”,追出地主隐瞒的土地和藏匿的财产,并对个别干部、积极分子、民兵多分多占的土改果实,动员教育退出。将这些查退出来的土地和财产,实行填平补齐,公平合理地分配给农民。

冀鲁豫行署实行土地改革的布告(1947年2月1日);原阳县民主政府关于实现耕者有其田,进行土地改革的布告(1947年)

解放军战士帮助贫农老大爷把分得的粮食扛回家;下图为1947年6月15日,原阳县党政人员在冀鲁豫区党委所在地合影。

汲县联合办公室编《战斗生产报》1947年7月31日报道:在政府撑腰作主下,汲县君子村群众敢于斗争,一千二百亩土地回归贫佃农。

新区的土改运动不经过减租减息阶段,按照《五四指示》直接实现“耕者有其田”。各县委组织强有力的工作队到新区农村发动群众,诉苦清算,斗争恶霸地主,没收地主浮财和土地,分配给贫苦农民。由于时局动荡,新区土改主要是分地主的浮财,少数地方分完浮财,接着便“土地还家”,分地主土地,但大多数农村没有进行土地分配。

新乡各解放区经过一年多贯彻《五四指示》,实行土地改革,农村的阶级关系、土地占有情况发生了显著变化,广大贫苦农民分到了土地,支援解放战争的积极性空前高涨。通过土改,建立和发展了农村的基层组织,巩固了人民政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