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乡市档案馆网站!

手机版

微信

专题专栏

兵临城下,迎来新乡和平解放

更新时间:2022/01/18

(三)夺取胜利迎解放

    抗日战争胜利后,广大人民渴望和平、民主,建设一个新的中国。但国民党统治集团坚持独裁和内战方针,进攻解放区,悍然发动内战。在党的领导下,中国人民再次踏上人民解放事业的新征程。在解放战争期间,新乡地方党组织和地方武装配合人民解放军,粉碎国民党向解放区的军事进攻。解放区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运动使翻身的广大农民扬眉吐气,建立的各级人民民主政权让民主共和观念深入人心,极大地调动了人民群众的革命、生产积极性,踊跃参军、参战、支前,支援解放新乡的一系列战役、战斗。1949年5月5日,新乡全境解放,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古老的牧野大地开启了新纪元。

4、兵临城下,迎来新乡和平解放

1948年秋,人民解放战争进入战略决战阶段。1948年初以来,蒋介石为收缩战线,将各战场划分为20个绥靖区,新乡属于第十二绥靖区,绥靖区司令部和行政公署设在新乡,司令官和行政长是陈鼎勋。1948年4月,国民党整编四十师调驻新乡,所部有1.6万人。驻新乡的国民党地方武装主要有河南省第四区保安第一旅、第二旅及其他地方武装,计4000人。驻新乡国民党总兵力达2万余人。新乡地区其他未解放的县城,驻扎的主要是地方武装。

国民党第十二绥靖区辖境区域要图(1948年2月);国民党第十二绥靖区司令部对防守新乡兵力的调整部署(1948年8月30日)

1948年秋战略形势示意图(局部);

《人民日报》1948年10月报道郑州、开封解放的消息;军民共庆开封解放大捷

1948年9月开始,人民解放军在全国各个战场上发起了规模空前的秋季攻势,先后发动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9月的济南战役揭开了战略决战的序幕。10月上旬,驻新乡的国民党四十军(1948年10月初整编师改为军,旅改为师)主力在军长李振清的率领下接防郑州,李振清接替陈鼎勋兼任绥靖区司令官和行政长,全权负责郑州及豫北守备任务。

中原野战军为配合华东野战军东线作战,发起郑州战役,华北野战军第十四纵队在新乡至黄河铁桥间协同作战。1948年10月22日郑州解放。中原、华北两路大军在黄河南北夹击向北溃逃的国民党四十军,10月24日在黄河大铁桥上胜利会师。国民党四十军死伤惨重,军长李振清腿部负伤,溃兵仓皇向新乡逃窜,一一五团在获嘉西南的西小吴村被解放军十四纵队和太行四军分区武装歼灭。遭到沉重打击的国民党四十军溃退新乡后,加紧防守,等待时机。

10月22日,解放军冀鲁豫四军分区部队会同原阳县武装,向原武、阳武城挺进。驻扎两城的国民党县武装,在解放军还没进抵城垣时就慌忙逃窜,两城顺利解放。国民党所分建的原武、阳武两个县,此次合为统一的原阳县。至此,新乡平汉铁路以东各县全部解放。

    《人民日报》1948年11月8日报道:人民解放军与太行地方部队解放获嘉城,歼灭守敌三千;民国时期获嘉县城周边区域图

《新华日报》(太行版)1948年11月11日报道:豫北前线人民解放军解放汲县城,全歼守敌;汲县县城图(1947年)

庆祝解放获嘉胜利大会(1948年11月12日);1949年初,汲县县委委员合影。

华北军区十四纵队乘有利时机,在太行、冀鲁豫部队配合下,对平汉铁路线上和以西的国民党军据点连续发动进攻。10月27日,十四纵队四十二旅和太行四军分区部队发起攻打获嘉城战斗,11月2日晨全歼守敌,获嘉解放。11月4日,太行四地委决定撤销修获武县建制,成立获嘉县。

获嘉解放当天,华北军区电令十四纵队攻打汲县。11月5日,十四纵队四十一旅会同冀鲁豫四军分区部队、汲县武装,发起攻打汲县战斗,7日攻克。汲县解放后设立卫辉市,汲县建制仍存。1949年2月,卫辉市建制撤销,并入汲县。

在解放军强大的攻势下,国民党军在新乡一带的战事接连失利,为了支撑危局,国民党新乡守军不断向所辖各县催征粮草,加征兵额,企图凭借充足的武器弹药和坚固的工事,垂死挣扎。

新乡附近国共态势要图(1948年12月1日):从内至外依次为国民党控制区、国民党武装窜扰区、中共控制区

1948年,国民党四十军征用民夫赶修工事、联合勤务总司令部所属粮秣库催交所欠军粮给第四区专署的代电;新乡、阳武县政府无力负担征兵任务,请求减免兵额的代电。

《新华日报》(太行版)1949年初报道:人民解放军及解放区地方武装给予在新乡、辉县抢粮的国民党四十军、第四区保安队以沉重打击。

汲县解放后,新乡周围除辉县未解放外,其他各县均解放,毗邻的修武、焦作、武陟也相继解放。解放军对新乡渐次形成包围态势,国民党四十军粮草严重匮乏,日甚一日,不得不组织兵力频繁地、疯狂地到周抢粮。四处抢粮的敌军遭到解放军和地方武装的沉痛打击,付出很大伤亡代价也解决不了日益严重的粮荒。国民党四十军逐渐陷于内无粮草、外无援兵、逃跑无路的境地,军心涣散,日夜惶恐。国民党各界对四十军都失去了信心,知道四十军是守不住新乡了。

淮海战役打响后,为牵制豫北国民党兵力,解放军华北军区指示十四纵队“相继攻占新乡”。1948年11月18日,十四纵队在太行四军分区和冀鲁豫四军分区部队配合下,发起攻打新乡战斗,首先攻打城西南路庄。十四纵队一二一团担任主攻,由于守敌拼命抵抗,大批援敌很快开来我军被迫撤出战斗,路庄未能攻下。战斗结束后,十四纵队认真总结经验教训,决定暂停攻打新乡,实行军事围困,拔除外围据点,待机解放新乡。

《新华日报》(太行版)1949年1月5日发表石志本将军谈话:新乡国民党军逃跑无路,如不投降定遭歼灭。

《人民日报》1949年2月9日报道:豫北解放军攻克辉县城,守敌全部投降;图为民国时期辉县县城图

《嫩江农民》1949年4月7日报道:人民解放军占领新乡飞机场;图为1948年新乡飞机场平面图

辉县城是新乡外围国民党残留的最大据点。1949年2月2日拂晓,十四纵队向辉县城发起进攻,战至4日晨,守敌辉县民众自卫总队副总队长杨毅青率乡武装1000余人投降,辉县解放。至此,新乡周围的县城全部解放,新乡成为一座孤岛

为了让国民党四十军放弃逃跑或顽抗到底的幻想,1948年12月11日,解放军十四纵队副司令员石志本严正指出,“企图南窜的国民党四十军是在做梦”,“摆在他们面前的有解放军布置的天罗地网”,“要想找活路只有一条,即放下武器,站到人民方面来”。国民党四十军军长李振清妄图继续顽抗,拼凑一个人数不足编的师,将地方武装改编为正规军。李振清在匆忙作了一些整顿和部署后,借口治疗腿伤,2月27日飞往武汉,将危局交给副军长李辰熙支撑。

此时守敌水陆交通已被解放军切断,但仍能空运兵员和物资。华北军区第十四纵队会同军区独二旅、独七旅,于1949年3月10日至17日发起控制新乡飞机场的战斗。十四纵队从飞机场西南、南面,独二旅在城东面,独七旅在城北面策应,牵制和打击敌军。战斗结束后,机场附近村庄一直为解放军牢固占据,敌机再不能自由起降,解放军从此切断敌空中航线。

    庞庆振(1950年摄影);原国民党四十军三一六团编制及武器配备表(1948年)

在我党政军政治攻势和军事打击下,新乡国民党军官兵纷纷反正、投诚。图为《人民日报》《新华日报》(太行版)的有关报道

《新华日报》(太行版)1949年1月5日发表解放军总部严重警告:新乡、青岛国民党残敌,胆敢破坏必以战犯论罪;《人民日报》1949年5月26日发表纪实报道:新乡工人为抢救机器,保护工厂,同国民党军队进行英勇斗争;下图为民国时期新乡县城图

在解放新乡期间,中共各级党委、军区努力通过各种渠道,采取多种方式,策动国民党军队起义投诚,分化瓦解敌人。对新乡国民党各界震动最大的是国民党四十军三一六团中校代理团长庞庆振率部起义。庞庆振是四十军首任军长庞炳勋之子,他率领的三一六团是四十军的主力团,号称“铁团”。中共太行五地委、卫辉市委和解放军十四纵队利用已脱离国民党营垒的原军统特务动员庞庆振起义。1949年1月25日,庞庆振假借外出抢粮,率2500余人在滑县道口镇附近起义。在共产党的动员和政策感召下,国民党军特别是地方武装,士兵逃跑成风,士气极为低落。

为了防止垂死挣扎的敌军在绝望中实施破坏活动,国统区地下党组织密切注视敌人行动,发动工人群众开展护厂护路斗争,保护机器设备、重要建筑和设施秘密组织治安小组,防止敌人和社会坏分子的破坏。1948年12月,国民党四十军往新乡电灯公司、面粉公司运送炸药,在车间打洞,准备炸毁机器和厂房。新乡城工委获悉后,一是上级和部队报告,二是发动工人和职员护厂,三是通过城内上层关系向敌人发出警告。1949年1月2日,新华社向新乡、青岛守敌广播了人民解放军的严重警告,警告敌人如果胆敢执行破坏计划,必“以战争罪犯论罪,绝不宽饶”。四十军慑于解放军的声威和工人群众的护厂斗争,未敢实施破坏计划。铁路地下党支部为了使铁路完好地回到人民手中,组织工人护路,保护机车,把分散的铁路资材找回来,妥善保存。姜庄街道地下党支部派人保护图书馆等文化建筑,组织秘密的治安小组,防止敌人和社会坏分子的破坏。

在解放新乡战斗中,周边各县民兵、民工参战支前,热情高涨。辉县参战民兵、民工开展立功运动;新乡、武陟民工构筑工事的模范、修武参战担架队民工等受到表扬。

辉县联合办公室编印的《参军快报》(1948年11月24日)报道:全县掀起参军热潮,各区村青年积极参军参战,争当模范;图为解放区群众热烈欢送参军青年

《新华日报》(太行版)1949年4月19日报道:四野大军南下途中,在汲县、新乡、获嘉等地受到群众的热烈欢迎与慰问,部队官兵纪律严明,深受人民爱戴。

图为1949年5月2日,四野大军南下途中,与汲县人民举行盛大的军民联欢会;为欢迎四野大军横渡黄河,在长垣县境南架起的浮桥(1949年5月1日)

在解放新乡的斗争中,新乡和周围各县人民积极筹集、运送粮草,救护伤员,抢修工事,全力支援前线。在控制飞机场战斗中,新乡、辉县、获嘉、修武、武陟等10县出动民兵、民工1.3万余人。为支援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南下,新乡各县县委、县政府积极发组织群众,筹集和运送物资。其中,新乡县设立7个兵站,供给粮食234万斤,柴草210万斤。辉县供给粮食246万斤,柴草190万斤。长垣县设立4个兵站,供给粮食140万斤,柴草280万斤。

经过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国民党在长江以北的统治全面崩溃,华北地区除太原、安阳、新乡等少数城市外,全部获得解放。1949年4月21日,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发布向全国进军的命令。

1949年4月21日,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发布向全国进军的命令。

《关于处理新乡国民党守军的协定》

《人民日报》1949年5月7日报道新乡解放消息;《新华日报》(南京版)1949年5月19日报道国民党新乡守军开出城外接受改编的情况;图为新乡解放后,参战部队举行入城式;新乡群众夹道欢迎解放军入城

四野第四十七军于4月中旬,接受南下途中解放新乡的任务。军长梁兴初、政委周赤萍得知本军炮兵团副团长冉影是新乡国民党四十军副军长李辰熙的表弟,便决定派冉影先行动身去新乡,动员李辰熙走和平解决的道路。李辰熙在邯郸战役时是国民党四十军参谋长,被俘期间深受共产党优待,1946年2月获释返回四十军,任副军长。在新乡被围困期间,中国共产党曾通过各种关系对其做过争取工作。李辰熙和他的部属多年来尝够了杂牌军受歧视、当炮灰的滋味,冉影数日反复而耐心的争取工作,使他对蒋介石、国民党完全失去了信心,对共产党不计前嫌、宽大为怀的政策深为感动,终于决定走和平解决道路,并说服上层军官。5月1日至3日,李辰熙派新提升的副军长赵天兴出城,向四十七军正式请求和平改编。

5月5日,李辰熙带领新乡各界代表到城北陈堡,他作为新乡国民党守军全权代表,一〇六师参谋长英博仁作为代表在《关于处理新乡国民党守军的协定》上签字。解放军在协定上签字的全权代表是四野十三兵团政治部主任刘道生,代表是四十七军军长梁兴初。新乡宣告和平解放。6日、7日,国民党四十军16550人,接受解放军改编。

1949年5月7日,人民解放军进驻和平解放的新乡。

新乡市军管会入城后发布的第一号《布告》;新乡市军管会制定的《入城人员纪律守则》;上图为《人民日报》1949年5月26日报道:新乡已完成初步接管工作,交通、邮电、学校均恢复,各工厂正积极生产。

人民解放军在新乡举行隆重庆功大会,群众夹道欢迎人民功臣;部队首长给功臣们戴花;庆祝新乡解放大会会场

新乡解放前是座县城,解放后始设市,并保留新乡县建制,县机关驻小冀镇。

解放战争进入战略决战后,太行区党委为迎接新乡的解放,即陆续从区党委和所属四、五地委抽调干部到新乡县小冀镇,1948年11月成立中共新乡市委、市政府,太行五地委组织部长李伟任市委书记,太行五专署专员李毅之兼任市长,王锡璋任副市长。市委、市政府直属太行区党委、行署领导。1949年2月,长期领导新乡地下斗争的中共新乡城工委并入市委。市委、市政府改归太行四地委、专署领导。1949年3月,太行军区决定正式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新乡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主任甘渭汉,副主任刘刚。

领导机构在小冀建立以后,即组织干部学习党的城市工作路线、方针、政策,全面了解新乡情况,明确入城人员的纪律守则,并制定详细的城市接管方案。5月7日,中共新乡市委、市政府、市军管会由小冀镇进驻新乡城。

新乡终于回到人民手中,古老的牧野大地获得新生,解放后的各县在短时间内基本安定了社会秩序,初步恢复发展了城乡经济,巩固了新生的人民政权,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焕发出勃勃生机。1949年10月1日,中人民共和国成立,新乡开启了历史的新纪元。

(完结)